Copyright ©2019 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25-85800700     传真:025-85800720
苏ICP备140105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南京

企业文化 · corporate culture

解读纳兰性德

所属分类:感悟生活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4-22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纳兰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见》
 
今天,我来向大家解读纳兰性德的心事。这位满清第一才子,既是权倾朝野的“相国”明珠之子,又是康熙的御前一等带刀侍卫。就这样一位前途无可限量的青年才俊,却写出了缠绵温婉的《饮水词》,却是不像马背上打江山的女真族的性格和作风。但就是他这劳什子得天独厚的家庭优势让他这般消极与厌倦官场名禄,而向往山水。
 
文章写得好也只是哀怨之词,杜鹃啼血不过垂死挣扎,若是生在普通人家,哪里来的心高气傲,考个状元怕是心花怒放。若是心系国家,争当好男儿,血战沙场,亦能光宗耀祖,出人头地。可他偏偏是内阁大学士纳兰明珠的长子,又是陪康熙读书的御前带刀侍卫。莫不说明珠老古板,家教森严定不会让他放任自由,也铁定不会让他展翅高飞。在纳兰性德进宫之前,明珠这个在官场叱咤风云的大老爷也与一般父亲一样,在长子面前再三叮嘱:容若,在御前侍奉皇上,可不比在自家府上,一言一行都得三思而行呀。而康熙又是个玲珑剔透、拥有比干心的难琢磨的主子。怀柔时,兄弟情长;铁腕时尔等可不要忘记君君臣臣呀,一不小心逆鳞的话可是要掉脑袋的。看似风光无限的一等带刀侍卫,皇上面前第一大红人,但在纳兰心里,却是满身的不自由,想他满清第一才子,却要在这囚笼里步步为营,事事小心,何时才能归于田原?纵然有抱负、有才情要怎样才能施展呢?!
 
若《饮水词》是闺阁女子的伤春之词,那么在历史的大淘沙里早就随风而逝,更不值一提了,但它偏偏是出自纳兰性德之手。每一首都是他的心事,每一句是他的血泪。就如同曹雪芹的《红楼梦》一样,越是悲凉,便越繁华,悲极则欢。“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丧妻之痛又有谁知?那些执手相对,书香漫游的寻常小事,如今那些细雨飞花的记忆,由自己娓娓道来,又是怎样的诛心呢!我想他当时肯定是狂笑不止,泪流满面而不自知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遇见纳兰,经年过往,他仍是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
 
                           (臣功制药  梅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