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2019 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25-85800700     传真:025-85800720
苏ICP备140105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南京

企业文化 · corporate culture

致父亲——你的“小仇人”

所属分类:感悟生活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6-10
人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可我分明觉得我们根本就是上辈子的“仇人”。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你的凶狠。贪玩要挨打、说谎要挨打、不好好吃饭要挨打、考试成绩不好也要挨打……你秉承了祖辈“棒下出孝子”的教育理念,经常把我打得屁股“开花”、吓得小便失禁,还伴有罚站、罚跪、罚抄写、罚做家务、罚写血书、罚关黑屋、抱到楼梯口佯装往楼下扔等花样处罚方式。在我幼小的心中,这堪比骇人听闻的“满清十大酷刑”。
 
青春期的我如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自主意识和叛逆情绪迅速增长,加上学习压力大,我和你都变得精神紧张、烦躁易怒,三天两头地“激烈交锋”,最后都是你强行镇压,我“委曲求全”而告终。记得最让我们崩溃的就是我早恋的事情,你一个大耳刮打得我鼻血喷了一地,这不仅没有让我妥协,反而激怒了我,最后你也无计可施,竟然拉着我到厨房去拿刀,说同归于尽、一了百了……你也许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我都梦见你的严声厉色,多少个清晨,眼泪湿透了我的枕巾。我是多么想早点离开这个牢笼一样的家。
 
然而,自从我成了家,当了妈,追述这些往事,却少了几分怨愤、多了一些调侃。不是我忘记了被打被罚,而是我更加记得:你打过我以后,等我睡着了,轻手轻脚地推开我的房门,摸摸我的头,看有没有肿包;你打过我以后,久久不能入睡,深更半夜还坐在客厅的黑暗中一边抽烟一边思索,仿佛你把忧愁都卷入了烟丝,必须燃尽满满一烟灰缸才能平静;你打过我以后,看到我小腿上的伤痕,心疼地埋怨我妈:“不是说好了,我开打你就拉吗?”,奈何我妈说:“当时我也很气啊!”。我更加更加记得:我在外面给小朋友欺负了,你立即带着我去人家里讨回公道,并警告对方不许欺负我,之后还让我在你肚皮上练拳,仿佛除了你,全世界的人都不能打我骂我;自从我上学以后,为了给我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你和我妈就把电视机尘封起来,你每天晚上和我在一个桌上学习,为了辅导我功课,你把我的课本都学会了,最后,我的考卷,你都能做出让我羡慕的成绩;但对于个别学科,如奥数、化学、英语,你也无计可施,只好送我去上培训班,寒冬酷暑、风吹雨淋的屋檐下,你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当我取得好成绩的时候,你比谁都开心,背着我妈,带我去肯德基“开个洋荤”,我好奇地问:“我妈不给,你哪儿来的钱?”,你说:“‘红梅’(中档香烟品牌)改成‘大铁桥’(低档香烟品牌)”不就行了?”;为了我的学业,你放弃了调任基层的机会,错过了工作晋升的机遇;你是一个坚强又倔强的人,甚至爷爷奶奶去世,我都没有看到你流泪,但我结婚那天,你却哭了……
 
父爱如山,父爱如海。父亲的爱就是这样高远和深沉。虽然你一贯严厉,甚至一个暖心的微笑和拥抱都不会轻易给我,但随着时光飞逝,年龄增长,我对生活和爱的参悟让我愈发理解你——你只是用你的方式在爱我。我曾说你封建家长制作风,你却说:“这是我们家的传统,你爷爷打我们更狠,我们从来不敢顶嘴,哪像你那么放肆,我就像养了个仇人一样。”但再多的封建家长制,在我女儿身上竟然统统化为泡影。在她面前,你嬉皮笑脸、卑躬屈膝,是一个百依百顺的“老暖男”,还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全能外公”。看着祖孙欢声笑语的场面,我深感“隔代亲”之强大!并为你的快乐而快乐!
 
在父亲节即将到来之际,我想告诉你:“我跟你的‘仇’很深,所以下辈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还要做你的‘小仇人’!”
 
 
 
(高科置业 邢润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