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2019 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25-85800700     传真:025-85800720
苏ICP备140105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南京

企业文化 · corporate culture

我的一带一路之行

所属分类:感悟生活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8-18
    有人说,没去过西北就不知道中国有多大。到大西北去,你就相当于遇见了大半个中国。近看上帝眼泪的青海湖,赤足天空之境的茶卡盐湖,穿越绵延无尽的天境祁连,眺望七彩变幻的丹霞地貌。旅途的精彩,只有启程之后你才能明白。
 
    青海湖在蒙语里意为青色的海,远远的看到它的第一眼并不惊艳,没有波澜,然而等你靠近,靠近再靠近,那浩瀚直摄你的心魄,整个视野里只有上帝的这滴泪,我不停的转着头,因为这广阔与天际交融,让尽收眼底成为了奢望。
 
    离开青海湖直奔茶卡盐湖,这里是天空之境,这里是人生必须的55个地方之一。从青海湖神秘的青色,一下子跳到了圣洁的白,当你站在湖里,这纯粹不由自主的涤荡心灵,绝不忍心去打破这平静的湖面,仅仅只是凝视就足矣。
 
    把停车暂借问留给了德令哈,因为想遇见海子,如今的德令哈虽仍旧被戈壁和草原环绕,却再也不是荒凉的城。雨,不期而至,像是呼应着我内心里对海子的无限惋惜。“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继续西行,征服了无人区——大柴旦。手机一直显示着无服务,约摸30-40分钟才会遇上一辆车,荒无人烟,地表附着着白色的盐,寸草不生,以至于让你错觉这是另一个星球,路的尽头也会是另一个时空,脑海中开始不停穿梭各种时空交错、穿越主题的电影片段,一丝小兴奋,一丝小恐惧。这是一种绝妙的体验,因为那一刻天地间只剩下你。
 
    去敦煌,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是奔着莫高窟去的,千年的文化,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滋长,当你凝视任何一件塑像或是一幅壁画都能感受到一股虔诚和专注的力量,这就是千年不朽的工匠文明,让人深迷其中。
 
    从鸣沙山、月牙泉、玉门关到魔鬼城雅丹,丝绸古道上的这些美景被我一网打尽后开始往祁连山挺进。天境祁连,这话是名副其实的,还没做好准备,横亘延伸就一下子闯进了视线,猝不及防。对于生活在南京的我来说,看到一座雪山就已经会让我大惊小怪了,更何况这里是十几座甚至几十座,并肩排列。远观当然意犹未尽,临时起意,我们决定去征服其中的一座——八一冰川。祁连县城驱车230公里到达景区,关卡设在山腰,为了保护冰川,汽车不能开进,其余的4.7公里必须徒步完成。此时,海拔是4520米,再上升300米就能拥抱整个冰川了,加油!我们几乎将所带的衣服都穿在了身上,即便这样依旧被垭口的风吹的六神无主。小心翼翼缓慢前行,但稀薄的空气却时刻向身体发出警告,连说话都变成了一种奢侈的消耗。每一公里路边出现的地标像是止疼药,缓解着身体和内心的苦楚。3小时后艰难抵达,我只能说一切都是值得的,在我看到冰墙的那一刻,在我征服自己的那一刻。
 
    环抱着祁连县城的就是卓尔山和阿咪东索,两者隔河相望,针叶林与丹霞交相辉映,太阳与这层峦叠嶂光影交错,壮阔柔情。每一幅景色都让人醉心惊叹。
 
    最后一站是门源,算好了时间,奔着一年中最灿烂的花季,虽有预期,可是当那无边无际的油菜花海闯进你眼帘的那一刻,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澎湃。这是一次色彩的盛宴,明黄、翠绿、湛蓝、漂白浓烈到让人觉得自己仿佛置身油画里。
 
    时间是最无情的,再多的美好,它也做不停留。冰川、戈壁、草原、沙漠、湖泊这么多天来我像一个婴孩般贪婪的吮吸着他们的美,到了要转身告别的时候,惆怅是每次旅程尾声必有的心情,不过,结束就是为了下一次的开始。一带一路的梦已圆,我已开始做下一个梦了……
 
(高科建设 陈茸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