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2019 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25-85800700     传真:025-85800720
苏ICP备140105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南京

企业文化 · corporate culture

大雪十年

所属分类:感悟生活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1-15

雪是对冬最好的纪念。

现在的冬天,想看一场雪倒不容易,想遇到一场“今冬麦盖三层被”的大雪更是可遇不可求。2018年伊始3日,白昼风雨交加,“暮霭沉沉楚天阔”,到了夜间,“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连入睡也变得香甜、充满期待。翌日清晨530,坚持起床晨练,在一平如面的路上印上自己一串脚印,心中不免一丝小确幸。

倏忽十年,踏雪有痕。

2008年的那场大雪,许多人应该印象深刻。那时还在教书,和一帮学生在校园里肆意地玩雪。在围墙里,没有压力、没有竞争,不必考虑蔬菜会因大雪而涨价,仿佛大学生活的延续。新闻里看到南方打工者历经千辛的回家路,默默祝福。回家是再大风雪也挡不住的前行,那里有双亲期盼的眼神,那里有孩子依框的等待。那一刻,愈加明白,每短一程离家的路,心就会暖一分,“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连本山大叔也在春晚的小品《火炬手》中应景地来上一段:在这里,我代表我的老伴,向南方受灾的父老兄弟姐妹们,给你们拜年…你们要开心过年…一切都会过去的,有政府给我们做后台,怕啥呀!

再退十年,1998年,正上初三。年初也是一场大雪,不过夏季洪水造成的灾难,让人记忆更加深刻。就在这个夏天,第一次体会到心如槁灰、身冰如雪的感受。那一夜,就睡在奶奶身边,早上起来时还疑惑奶奶怎么今天睡起了懒觉,殊不知,已和她阴阳两隔。得知消息后,泪水如泉涌般泻下。看着大人们忙来走去,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躲在角落里哭泣。面对生与死,谁又能左右更改。事后几天,回到学校,数学老师没有对一个满脸哀瑟的孩子嘘寒问暖,甚至没有一声关切,却在课堂上,翘起他的食指,一味责怨不该在初三毕业班还一连请几天的假,不管什么事,也没有学习重要……聒噪数语,我的怒从心中起,瞪着眼睛直盯着他。自此后,反感数学,讨厌无情干枯的公式与符号。教育最重要的是爱。好在当下的老师都有爱,但愿再不会有孩子遭遇冰凉的说教、冷血的人情。

1988年,4多岁的我第一次接触到了奥运会,汉城传来的那首《Hand in Hand》至今听来,依旧心潮彭拜。这首旋律动听的电子乐饱含着博爱、和平和互助,萨马兰奇甚至考虑将它定为永久会歌。自此后,巴塞罗那、亚特兰大……每隔4年一届的奥运会从未落下。从无数的体育健儿身上汲取到的自信、自强、坚韧、拼搏的执着精神也一直鼓励着自己直面人生的苦难、勇对殊途的荆棘、冲破命运的禁锢。奥运还在继续,希望孩子们也可以爱上运动、充满信心,勇闯自己激情无限的奋斗人生。

窗外的雪下得正紧。

每一个人在雪里,都会如同一个孩子,心灵的洁净如雪白,开心的玩闹若童年,哪怕是随手丢一个雪球,砸得树叶上的沉雪纷纷落,也会那么开心忘我。

“十年一觉扬州梦”。

(党群办 尹小虎)